江西抚州新闻网

逆熵官网(www.ipfs8.vip):丢勒诞辰550周年:可以和达·芬奇相抗衡的全才之一

来源:抚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1-05-23 浏览次数:

众所周知,中国山水画有所谓南派北派之分,宋元之后随着经济中央的南移(以宋室南渡作为标志)以及文人画的郁勃(以元四家为首的元代艺术中兴为标志),今后奠基了中国绘画“南强北弱”的名目。着实,在群星璀璨的欧洲绘画史上,也一度存在着同样的“南强北弱”事态。15世纪中叶之前,北方的尼德兰区域虽然有着被誉为“油画之父”的扬·凡·艾克这样的伟大画家,但彼时源自南方意大利的文艺中兴之火已渐成燎原之势,以吉尔伯蒂、布鲁内莱斯基、多纳泰罗、马萨乔、阿尔博蒂、弗兰切斯卡、乔凡尼·贝里尼等为代表的一大批卓越的南方画家、雕塑家和修建师引领着整个欧洲美术风潮的偏向。

丢勒自画像

自然环境更为严苛的北方区域在悄悄守候着一位艺术巨人的降临,他就是1471年降生于德国纽伦堡的阿尔布雷特·丢勒,正是他亲手开启了北方的文艺中兴。这位被誉为“北方达·芬奇”的一代宗师以其鲜明的自我醒悟意识、南北融通的渊博学识以及诸多的开创性成就(缔造了众多的历史第一,如自画像之父、水彩画第一人、第一位将版画提升到具有自力艺术价值的画家等等),当之无愧地成为德国甚至欧洲艺术新纪元的奠基者。

自画像之父

在现代绘画中,自我看法作为其精神基石具有不能摇动的牢靠职位。但在履历了漫长黑夜的中世纪晚期,人的自我意识才刚刚仰面,宗教的影响力依然伟大,险些所有的画家都在描绘圣母、圣子以及被钉上十字架的耶稣的形象,从来没有一个画家敢于(即便只是想象)将自己的肖像诉诸画笔。兼具内省气质和创新精神的丢勒很早就发生了强烈的自我醒悟意识,并试图借助绘画这一视觉艺术来展现自我。由此,丢勒成为欧洲历史上第一位为自己的容貌和身份所吸引的画家,从而成为伦勃朗的先声(在真切和艺术显示力上,他与伦勃朗的自画像平起平坐)。他若干已经意识到艺术会使其不朽,却终其一生为殒命正在迫近的念头所追索,而无法脱节肉体将要消逝所带来的焦虑和恐惧。

1484年,年仅13岁的丢勒就创作了第一幅儿童自画像,这幅现存于维也纳阿尔贝蒂娜博物馆的A4比例巨细的自画像所能引发的思索,绝不逊于达·芬奇在三年后创作的著名的《维特鲁威人》。小小的画幅中,虽然帽子和右臂边缘的改动,太过纤长的右手食指,生硬的外衣褶皱都显示出年幼的他尚未掌握自信的线条表达,但这幅银针素描标志着艺术家毕生自我审阅的重大劈头。日后回首时,画家不无自豪地在原稿上题字道:“这是我在1484年对着镜子给自己的画像,我那时照样个孩子。”

在丢勒贯串一生的十多幅自画像中,完成于1493和1498年的两幅自画像占有主要职位。前者是从斯特拉斯堡寄给未婚妻的自画像,这是西方绘画史上涌现的首批自力自画像之一。画面中他穿着考究,双手的姿态和炯炯有神的眼光展现出一名艺术家的自信,手中的刺蓟象征对未婚妻的忠贞不渝,正如上方的题字:“一切事物都像是上天放置恰似的”。一年后,丢勒正式确立了画室,最先肖像画创作。同时,丢勒开启了绵延一生的考察旅行,包罗见习期去往巴塞尔、科尔马和斯特拉斯堡的考察之旅,两次瑞士、两次意大利和一次荷兰之旅,以及出游到欧洲其他区域的旅行(远至里加),无人能及的旅行履历(尤其是两次意大利之旅)对他天下观的形成和艺术的生长起到了决议性作用。

丢勒划分作于13岁、22岁和26岁的自画像

于是,当我们看到五年后的这幅技法成熟的自画像,就无独有偶了。第一次意大利之旅竣事后,他穿着最时髦的骑士服,蓄着长卷发,手戴优美的皮革手套,身上还吐露出些许盛气凌人的气质。同时,窗外的坦荡风景(示意他的跨越阿尔卑斯山之旅)为这幅构图考究的作品(直角的窗户对应着摆成直角的肘部)增添了一种自传般的故事性。厥后,丢勒在画面右侧以一种坚定自信的口吻补记道:“1498年我按我的容貌而画,时年26岁。”值得一提的是,颇为自恋的丢勒在一年前设计并最先接纳他著名的“AD”花押字署名,这个极具个性与美感的署名在其在世时便撒播甚广,并成为艺术史上最着名的署名之一。由于冒用者甚众,极具版权意识的丢勒在1506年起诉了盗用他署名的版画出书人,这或许是历史上第一例侵略艺术版权的案子。

也许是天意,在进入人类历史新纪元的1500年,丢勒创作完成了人类艺术史上最石破天惊的画作,它无可摇动地成就了欧洲肖像画的分水岭。纵然在21世纪的今天,这幅咄咄逼人的自画像扑面而来的正面性、对称性和伶仃感依然令人震撼。在此,丢勒有意略去了所有的靠山,将玄色作为底色,以突出自己的形象。暗玄色的靠山上以一种天主般的口吻写道:“我,来自纽伦堡的阿尔布雷特·丢勒。以此方式,在28岁时用持久的颜料画完。”没错,这幅被无数人膜拜却又充满争议的作品最大的焦点正在于:丢勒将自己装扮成耶稣的形象。一直以来,完全正面的肖像画普遍只用来诠释耶稣。统一时期“文艺中兴三杰”之一的拉斐尔,在著名的《雅典学院》的茫茫人海中,也只是循序渐进地给自己画了半个侧脸而已。丢勒的这幅惊世之作犹如一道闪电,将被神的光泽遮蔽了的人之主体性重新照亮。

在南方的意大利,如火如荼的文艺中兴运动的焦点主题即是高扬人的主体性,回归自我。然而,完成史上第一幅正面构图自画像的却是来自北方德国的丢勒。正是丢勒,将意大利文艺中兴的理念与技法融入德意志民族的冷峻和哲思气质,通过绘画这一视觉艺术完成了人对神的推翻,并将观者引向头脑灵魂的“自我救赎”。同时,他借助这幅正面自画像,不仅彰显自己是这幅画的主导者,更是示意了人可以拥有神一样平常的缔造力,“作为艺术家的天主”与“作为天主的艺术家”的身份发生了悄然的转换。纵观自画像的生长史,正是丢勒的这幅皮装自画像开启了“人”的中兴之路。固然,这幅画中还包罗着诸多细节,例如双倒三角组成大卫之星式的构图、右手的“耶稣的手势”等等的详细寄义,至今仍然众说纷纭,却也加倍深了这幅划时代杰作的不朽魅力。

文艺中兴人

现在,当我们使用“文艺中兴人”(Renaissance Man)一词时,指的是在艺术和科学等许多领域都到达醒目水平且显示超群的人,亦即通常所谓的全科全书式的通才。一样平凡人所能想到的“文艺中兴人”的著名代表无疑是达·芬奇。众所周知,达·芬奇是天才画家、天文学家、发现家、修建工程师,还善于镌刻、音乐、发现、修建,通晓数学、心理、物理、天文、地质等学科,是五百年一遇的旷世奇才。在延绵三个世纪的文艺中兴历史上,丢勒是少少数可以和达·芬奇相抗衡的全才。除了伟大画家的身份,丢勒照样镌刻家、平面设计师、炼金术师、数学家、机械师、艺术理论家、哲学家、神秘学家、剖解学家、修建学家,云云众多的成就让他获得了“北方达·芬奇”的称谓。

在油画领域,似乎达·芬奇更胜一筹。但在版画领域,丢勒是绝对无人能敌的存在。丢勒不仅是天生的考察家,也是举世无双的能工巧匠(继续了金匠父亲的身手),在木板画和铜版画领域展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精湛身手。1498年,丢勒以《新约》为灵感,创作了以《天启四骑士》为代表的15幅《启示录》系列版画作品,理想与梦乡交织的绘画语言通报出一种强烈的时代精神,就连一直吝于赞美他人的意大利艺术史家瓦萨里也不得不赞美他的“特殊想象力”,厥后甚至直接称他为“北方的列奥纳多”。依附着版画可复制性的流传优势,丢勒很快成为享誉欧洲的艺术家。厥后,从人体比例完善的《亚当与夏娃》(1504),到德国人家喻户晓的《骑士、死神与妖怪》(1513),再到昔时风靡全球的《犀牛》(1515),以及最著名的两幅巅峰之作《书斋里的圣哲罗姆》(1514)和《郁闷Ⅰ》(1514),丢勒在版画艺术中恣意挥洒着自己的天才,以一己之力将其提升到具有自力艺术价值的职位,并鼓舞了拉斐尔等画家投入到版画艺术的创作。

丢勒画作:“启示录四骑士”

,

U交所

U交所(www.payusdt.vip)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官方交易所,开放USDT帐号注册、usdt小额交易、usdt线下现金交易、usdt实名不实名交易、usdt场外担保交易的平台。免费提供场外usdt承兑、低价usdt渠道、Usdt提币免手续费、Usdt交易免手续费。U交所开放usdt otc API接口、支付回调等接口。

,

依附着敏锐的考察力和对自然的忠实再现,丢勒留下的描绘动物、植物和自然景物的水彩画有着极高的艺术价值,并被普遍以为是欧洲水彩画的鼻祖。绘制于15世纪末的一批早期景物画被赋予了一种自力的美学价值,他笔下的景致不再是用于凸显画面的装饰,抑或用作人像的靠山,而是用来出现一种具有现实主义气概的视觉艺术。是的,丢勒乃是欧洲自力景物画的先驱之一,其地质学层面的正确描绘令人过目难忘。对于艺术家们不屑一顾的动物、花卉和植物,丢勒同样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和心力,无论是极负盛名的《野兔》(1502),照样比例完善的《草丛》(1503),抑或惊艳无比的《翠鸟羽翼》(1512),都显示出一种科学般的正确,以及真切勃发的生命力。阿尔贝蒂娜博物馆馆长克劳斯·施罗德示意:“丢勒用这幅《野兔》开创了一种革命性的理念,即对自然的忠实再现。”

丢勒画作:《野兔》

追随达·芬奇这一人生楷模,丢勒不知疲倦地旅行、学习和钻研,这使他醒目宗教、哲学、数学、修建学和占星术。1506年,他在第二次威尼斯之旅时代,给自己的挚友、纽伦堡贵族知识分子皮克海默的信中激动地写道:“我要骑马去博洛尼亚,那里有人愿意教我透视的隐秘。”如饥似渴的学习让他对透视法和人体剖解学有着精湛的造诣。作为卓越的艺术理论家,丢勒一生完成了多部理论著作,包罗关于几何学的《量度四书》、关于修建学的《筑城术原理》以及《人体比例四书》等。这就不难明晰,为何《亚当与夏娃》有着数学般正确的人体比例关系,《郁闷Ⅰ》的靠山中为何悬挂着著名的“丢勒幻方”(幻方中横向纵向以及斜向之和都得34,四个象限中数字之和、中央四个数字之和以及四个角数字之和也得34),而少女手中拿着的正是象征几何学的圆规。

丢勒画作:《郁闷Ⅰ》

在两次翻越阿尔卑斯山的威尼斯之旅后,丢勒将意大利的文艺中兴理念和技法带回德国,在亲手开启北方的文艺中兴的同时,也以自身的渊博学识和丰沛缔造力深深启发了南方的艺术家。听说,丢勒所仰慕的意大利绘画大师乔凡尼·贝里尼在看到他1498年创作的26岁自画像后,曾一度以为他画头发用的是一种特制的笔,以至于他在1505年接待来访的丢勒时,向其提出要一支他用过的画笔的请求。随即,丢勒拿出了一大把通俗的笔,并就地画了一缕柔软纤细海浪式的女性秀发,令贝里尼大为赞叹。正所谓“一沙一天下,一花一天堂”,看似简朴的一缕秀发中包罗着一个天才的所有功力。三百多年后,恩格斯在评价欧洲文艺中兴这一历史时代的一段著名叙述中,把丢勒看作是和达·芬奇一样的卓越人物之一。他说:“阿尔布雷特是画家、铜版镌刻家、塑像家、修建家,此外,还发现了一种筑城学系统。”这是一个恰如其分的公允评价。

德意志的艺术英雄

相较于不少历史悠久的民族,日耳曼是一个相对年轻的民族。漫长的民族统一的历史中民族身份的不稳固,在某种意义上注释了为何北欧神话和意识形态在文化中饰演云云主要的角色。政治英雄如阿米尼乌斯、查理曼大帝、巴巴罗萨,文化英雄如黑格尔、歌德、席勒,宗教首脑马丁·路德,都被以为构建和出现了德意志精神的精髓,而艺术中的英雄正是丢勒,在数百年的历史上,或许只有文化巨人歌德可以与之一视同仁。在丢勒死后两百年后的浪漫主义时代,丢勒以“再世的阿佩莱斯”成为了德意志北方的艺术理想的人格化体现,是和以意大利或法国的古典理想的代表——拉斐尔分庭抗礼的另一种艺术理想的化身。至少在德国浪漫主义者看来,丢勒和拉斐尔是两个气概迥异的艺术天下的代言人。

到了19世纪初,德国早期浪漫主义的奠基人施莱格尔径直把丢勒称为“绘画界的莎士比亚”,德国浪漫主义者推许莎士比亚,是由于他对古典戏剧通例的蔑视、磅礴的创作灵感和厚实的原创性,他们着迷于他所塑造的人物性格的庞大和堂皇,犹如他们浏览哥特式修建一样平常。在此,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无论是作为拉斐尔的势均力敌的对手,照样作为莎士比亚在绘画界的化身,都能感受到浪漫主义者对丢勒的极大推许。已往几个世纪以来,一个全球性的显著趋势是艺术与宗教关系的此消彼长,作为公共空间的博物馆、美术馆(连同剧院、音乐厅和图书馆)最先在民众生涯中取代教堂在人们精神生涯中的作用,伟大的艺术家最先在博物馆中称王称圣。

法兰克福施泰德美术馆的丢勒作品展

同时,拿破仑战争造成了民族冲突频仍的事态,这进一步加剧了民众对于民族精神象征的需要。浪漫主义者的“天才崇敬”融入了所谓“民族精神”的浪潮之中,卓越的艺术家最先被要求担任“民族象征”的角色。这就不难明晰,为何在歌德的时代,丢勒被进一步加以赞美、崇敬和颂扬,就连歌德本人也说:“当我们明晰知道了丢勒的时刻,我们就在真实、尊贵、甚至完善之中,熟悉到只有最伟大的意大利人才可以和他的价值一视同仁。”恰如德国“狂飙突进运动”这一词语的字面寄义,后起的德意志民族一跃成为欧洲的领头羊绝非有时,其背后有着极为深刻的精神情力。

早在1817年,一个由艺术家组成的名为“丢勒同盟”的组织已经确立:和传统的圣路加行会差异,他们是选择一位确实存在的艺术英雄——丢勒来作为他们配合崇敬的圣徒。由此,丢勒也成为第一位住宅和陵墓被作为历史遗迹加以珍爱的艺术家,其家乡纽伦堡也成为了丢勒崇敬仪式的中央。1828年4月7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丢勒纪念碑当日在纽伦堡举行了奠基仪式,奠基地址更名为“丢勒广场”,这是欧洲历史上第一尊为艺术家确立的雕像。1840年和1852年,安特卫普的鲁本斯雕像和阿姆斯特丹的伦勃朗纪念碑相继完工。同时,丢勒的形象深入民间和家庭。他的肖像被装饰在领带夹、发卡、领扣、管塞,甚至羽觞上,许多杰作也在德国普遍流传,如《祈祷的手》《野兔》和《紫罗兰》等,固然,尚有在德国数不清的客厅中悬挂着的《骑士、恶魔与死神》。

1928年,正值丢勒逝世400周年数念,魏玛共和国于上一年在波恩和维也纳举行过纪念贝多芬的盛大庆典,约请了许多外国要人,而丢勒的庆典规模与贝多芬别无二致。在越过即将到来的疯狂时代后再转头看,那时纽伦堡市长吕佩的谈话具有真正的预见性:“只管阿尔布莱希特·丢勒是匈牙利血统,只管他的艺术与意大利传统和弗莱芒传统联系亲热,他照样最能体现日耳曼民族精神的德国画家,是属于整个天下的……丢勒是伟人,他的创作和作品长存世间,逾越了民族和种族的界线。”

丢勒纪念碑

现在,没有人会质疑德意志文明对人类文明的伟大孝顺,无论是科学手艺,照样哲学头脑,抑或文学艺术,德国天才的深远影响力举世公认。在德国的历史历程中,总有一些特殊人物担负着诠释德意志精神的重任,从绘画到音乐,从音乐到诗歌:如15和16世纪的丢勒与荷尔拜因,17和18世纪的巴赫与亨德尔,18和19世纪的歌德与席勒。一代又一代的德国天才推动着德意志民族的提高、逆袭和天下性声誉。1971年,德国举行丢勒诞辰500周年的大展,在“早期丢勒”的展场中央放置着19世纪艺术家凭证丢勒13岁自画像创作的大理石雕像,在谁人俾斯曼、瓦格纳和尼采的时代,稔于内省、耽于探索,理性与绮思并存的丢勒,成为了高扬的德意志精神的丰碑,这座丰碑至今仍巍然屹立。

Max pool官网

Max pool官网(www.ipfs8.vip)是FiLecoin致力服务于使用FiLecoin存储和检索数据的官方权威平台。IPFS官网实时更新FiLecoin(FIL)行情、当前FiLecoin(FIL)矿池、FiLecoin(FIL)收益数据、各类FiLecoin(FIL)矿机出售信息。并开放FiLecoin(FIL)交易所、IPFS云矿机、IPFS矿机出售、租用、招商等业务。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