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Telegram游戏频道(www.tel8.vip):当科技公司老板开始计划去送外卖

时间:6天前   阅读:3

Telegram游戏频道www.tel8.vip)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Telegram游戏频道包括Telegram群成员导出、telegram群组索引、Telegram群组导航、新加坡telegram群组、telegram中文群组、telegram群组(其他)、Telegram 美国 群组、telegram群组爬虫、电报群 科学上网、小飞机 怎么 加 群、tg群等内容。Telegram游戏频道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电报频道/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

此系列为一名外卖女骑手,在送餐路上真实的人间观察。为增强读者阅读体验,本文将4小篇综合整理成1长篇发布。近期系列相关文章链接详见文末。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陌生人肖像计划(ID:inlens),作者:几何小姐姐,原文标题:《骑手日记系列:私了》,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一、当科技公司老板开始计划去送外卖


科技公司老板Zeno决定去送外卖。


他生于1990年,定居在某一线城市,是个有钱人。早年创业成功,又幸运地赶上了几波牛市,年纪轻轻就财富自由了。


他准备去送外卖,但还没有电动车。过来问我平衡车送外卖行不行?听起来很像是开玩笑,但他又非常认真。他是真的想要试一试。


他有两个双胞胎弟弟,但从小俩弟弟从不开口叫他哥哥。因为兄弟几个年龄差距特别小,哥哥90年的,两个弟弟91年的。


哥哥Zeno从小学习好,读了好的大学,毕业后在科技公司上班,没几年又开了自己的公司,投资小有所成。


两个弟弟不爱上课,念到初中就退学了。其中一个从小就乖,长大后成家立业,本本分分地过日子,已经在二线城市买房定居了。


另一个弟弟则比较能折腾。


前两年刚被骗去加入传销团伙,家人好不容易把他捞出来,帮他开了个小饭店,没多久,经营不善倒闭了。今年初,在哥哥Zeno的支持下,弟弟去跑网约车,“不但没赚到钱,押金还赔了一万二。”


Zeno说:我考虑让他试试外卖。


Zeno在广州持有多套房子。这两年公司商业化有所下降之后,今年,他果断选择一次性还清了所有贷款。他很敏锐,也是个风控高手:“万一以后公司持续不赚钱,背负很多贷款还是很惨的。”


个人投资方面,他最近“基金股票什么的亏了几百万”。现在账户上也每天一长串负数收益。坦言已经“习惯了,毫无波澜”。


最近已经陆陆续续在卖。


公司没有前两年赚钱了,他也正在尝试收缩老业务和寻找新方向。“但打工是永远不可能了”。“我自己做过老板,(打工)能拿的工资,都不够我一年投资亏的。”


“我是没法对等付出的。”


一个家庭里面长大的三个男孩子,长大后,有了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Zeno属于认知高,也有运气赚到过热钱的人。并且他做到了在手气最好的时候,离开了赌桌。


那两年他一直在疯狂地研究怎么赚钱,没有过多去关注已经成年的弟弟的工作和生活。但随着年龄的增加,尤其是在自己有了孩子之后,他忽然开始理解为人父母的心情。“得给他(其中一个弟弟)找个稳定工作,不然我爸妈老是担心(误入歧途)。”


兄弟三人一起读书,最后只有哥哥一人读了出来。


Zeno以前只是觉得弟弟们学习不好,但随着年龄的增加,他也开始想得更多,“也可能是(自己)小时候资源优先吧”。


最近,在弟弟正式成为一名外卖员之前,Zeno想自己提前调研一下外卖送餐这份工作。他把这看作是弟弟职业规划的一部分,而自己是最好的人选。


“肯定是我调研,他们的认知水平,不被骗钱就不错了。”


二、轻度麻醉剂


16号楼陈先生,晚餐点了个外卖。


付款后,他应该能看到骑手,走走停停地赶往商家。取货轨迹是个正街直角,路况好得一塌糊涂,不明白那个骑手为什么那么磨磨唧唧。


收餐前,轨迹显示,那个骑手早早就赶到了陈先生小区。16号楼只有1个单元门,没有任何迷路的可能。但那个骑手,三次路过家门不上来,反而越走越远。


他没有催,反正距离倒计时的时间越来越近了,骑手早晚会来。


我就是那个骑手。


2号订单的取餐商家是假日酒店。点餐人陈先生,想必是个会吃的人,假日酒店一楼粤菜餐厅口碑不错,应该是这附近方圆两公里内,最靠谱的外卖了。


价格并没有很贵。


那份简餐实付41,肮脏小吃一条街有时候出份麻辣烫、臭豆腐也比这客单价高呢。但酒店出餐品质好太多了。


从骑手的角度讲,相对于巷子里迷宫一样找商家,酒店这临街的地段实在是太爽了。


而且酒店出餐后就把餐包送到大堂门口,专门有一个桌子和一个保安,来负责简餐的交付,井井有条。他们太友好了,戴着白手套,双手把东西递过来——不用骑手进去扫码!


真服务行业的工作SOP就是做得棒。


“奶奶家的疙瘩汤”里面没有奶奶。一个中年胖男子坐在门口门帘子里面,面朝门外,态度很拽。


他家那透明帘子带着磁力贴,不熟悉的人进门,乍一看不知道怎么推进去。他在里面凳子上,挪都不带挪一下的。手里不知道怎么回事还盘着个棍子:他就用那棍子,在塑料门帘里扒拉出一道缝,把疙瘩汤递了出来。


作者供图


看着他熟练地只用棍子不伸手,我就知道,其它骑手来取餐时,他应该也是这个样子开门的。他就不能站起来用手好好开门吗?理解不了 ——除非他真瘸了,站不起来。


顺着那道门缝,他探头看到了我的小车。毫不掩饰、一脸嫌弃地说:你这车没有外卖箱吗?你别把我的疙瘩汤弄洒。我说不会,就这么一个餐,我挂车上就行了。


他不爽地嘟囔自己的餐里有份汤,作为一个装备简陋的骑手,其实蛮心虚的。因为从服务的角度,装备不全肯定不太好。但回看了一眼疙瘩汤家门上那撕裂的破牌子,就又觉得大哥你开店也很潦草啊。


外卖街上那些无堂食的外卖门店,每晚线上生意红红火火。品牌酒店推出的各种简餐,生意贼差。今晚接的是他们家2号单,在我之前,他们只卖出去了一份餐啊。


夜里两点,隔壁楼17层的烟民,忽然犯了烟瘾。他想找人代购一条“泰山清秀”,再顺便捎上一瓶红盖二锅头。买完这两样上瘾的,他可能觉得夜里付18块跑腿费有点亏,最后又狠狠地加上了10瓶元气森林!


那人下单时我本来正在线冲浪。


关机前一秒钟,系统又推了个新单:隔壁小区邻居要买一包槟榔。小小的一包,客单价60多块钱,还挺贵!原来在夜里,人们最喜欢的,是一些轻度麻醉剂(烟酒、槟榔)啊。


晚餐的陈先生也不是陈先生,她是陈女士。之所以在小区绕了三圈才给她送上去,是因为接单卷到了自己小区,路线太熟,早到了15分钟。


在楼下瞎绕是为了训练算法。


时间别再压了。


三、饿着吧您呐!


县城骑手安尼中午送餐遇到个牛掰顾客。点了个十几块钱的盖浇饭,把上帝的架子端得明明白白。


顾客地址写的不清楚,安尼送到了订单收货地,那人不出来取餐,直接在外卖APP里骑手、商家、顾客三人的聊天框里发消息:使唤骑手改地址。


改地址本来就是个不情之请,结果顾客那边,客气话一句没有也就罢了,偏偏嘴又特别欠。


上来就直接PUA: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送进来就一脚油。商家跑出来打圆场:如果你范围超出太远,叫骑手改地址到那边去,这也是为难他。


接着,围绕着一碗饭要不要再往前送一百米的事情,顾客、骑手和商家,在小群里大战了好几个回合。


第一回合:


顾客:态度这么恶劣的吗?

骑手:在路口等你@顾客。

顾客:说了进来100米。

商家:emo


第二回合:


顾客:???@骑手

顾客:你想在冷风中吹,我不想在冷风中吹,何必浪费时间?@骑手

顾客:你没吃过饭?这么想吃我的一碗饭?@骑手

商家:@顾客 别这样别这样,都不容易

顾客:气不气人啊,说了几十米。


第三回合:


商家:@骑手,如果不是很远,给她送一下算了。早点去跑单,赚钱要紧。

顾客:几十米,能骑多少油啊?

,

足球投注平台www.hg9988.vip)是皇冠体育官方投注平台,开放皇冠信用网代理申请、信用网会员开户,线上投注的官方平台。

,

商家:瀑布汗。


顾客来劲了。


“你看他信息一个都不读”,“真的是”,说完还发出一排“拇指赞”图标,把图文版冷嘲热讽的画面感给整出来了。安尼心中不悦,继续坚持“说了在路口等你,不来只有退商家。”


最后,顾客那边直接开骂了:“那你真牛逼。”“我的饭已经冷了,你不负责吗?”“没见过这么恶劣的。”


接着,在外卖APP的系统里,顾客和骑手的挽袖子动手式交锋开始了。顾客申请退款:骑手无法配送。骑手联系了站里:顾客拒收,请求站长协商处理此订单。




安尼后来跟我说,那天下着雨,还降温,路很湿滑。他冒着雨,骑车五公里把那碗饭送过去,结果遇到这种奇葩顾客。


他后来在路口等了一分钟,然后直接走了。那碗盖浇饭,中午在安尼的箱子里跟车跑了一小时,溜达到下午,退回给商家了。


——老骑手遇到这种单都是加餐。


(顾客)投诉我都投诉不到。换人了。”“她也没吃到餐,商家又不给退,钱花了饭没吃到,亏死。”


“遇到这种人,我宁愿不要那几块钱的配送费,我也要让她吃不上饭。”“素质差,自己又懒得要死。”


——特别趾高气昂的样子,好像能吓到我一样。


——说是100米,真是100米她就自己出来拿了。


——不让她吃点亏,那就是害了她。


“顾客骂人也好,半天不拿餐也好,都没有惩罚。”“受到任何委屈,我们都不能骂顾客,电话都是录音的。”“平台大了,只会欺负骑手。”


骑手这行干久了,安尼发现有些顾客常年戴着面具。那些人只有在熟人面前才表现得有素质,“面对我们骑手,就不装了,暴露了。”


——“系统虽然无底线纵容顾客,但我们(骑手)不会惯着他们。”


——遇到一个算一个,我们都是给他整的明明白白。


——让他以后都不敢再点外卖了。


四、私了


封面摄影:玉米


凌晨一点半,前地图产品经理jiayi在“骑手日记”赞赏了256元。


被金额吓了一跳,以为她是手滑多输了一个数字。因为金额太大,数字还有零有整的。后台赞赏页面里,没有过那么大的数字。一般是一块或几块,最大金额66。


显然,256是她手动输入的数字。


我回复她,不要这样打钱。她很快就发来一串文字:也就够一个最低金额的保险。你整天在路上跑来跑去。


不管怎样,保险一定要买!


资深全栈工程师笨笨给我做了一个技术扫盲。256是一个很程序员的数字:两位十六进制FF范围0-255,一共256个数——这背后是从业者的某种情怀。


我这才明白,jiayi这是看了最近的社会新闻。双十一那天,朝阳法院宣判了一起生命权纠纷案。


北京一位外卖骑手深夜送餐猝死,被法院认定外卖平台、雇佣公司均有过错,分别承担70%和20%的赔偿责任,家属获赔217万元。(来源:法制日报)


骑手跑在路上的风险,除了自身健康及过劳,也绕不开各种各样的交通事故。


天下着雨,一位老先生突然从北京和平里公交站台冲出来。骑手“子木”没刹住车,撞上去了。


那天路灯特别暗,下雨让视线更不好。


交警来了。判定骑手“子木”全责,因为他是在斑马线边上撞的人。事故发生在晚上七点半,处理完事故,等子木带着老人从医院出来,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


他在骑手群里跟队友念叨了一下损失。


“去医院做检查,右脚轻微骨折,检查花了1000,打石膏花了400多,还有200多的药。”


“没让你出别的费用?”


“没有,还有一次复查。到时候喊我。”


“报警了?”


“我让他报的。”


路上有水刹不住车。骑手“心动”说,“路上只要有水,我最多40迈”。他建议子木买点营养品再去看看老先生,尽快处理完事。“碰上个不好的,一直讹你没完没了,明天这毛病那毛病的就出来了。”


子木说,“老头说了,复查完直接当我面把交警判决那张纸撕了。”


“北京老头。”


“撕了啥意思?不找你麻烦了?”


“对,有那张纸,可以起诉。”


北京老头很倔强。其实那天出了车祸,老先生一开始没和家里说。到了夜里,家里打电话催了好几次回家,没办法了,才说在医院。


子木说,“他家人后来去了医院也没说我啥。也算明事理的一家人,就是老头有点轴。”


——看来是个好老头,买点礼物过去看看。


——北京人。退休的。


“那医生是真黑,能上的检查全上了。”“连尿检都做了。拍了两次片,第一次说不清楚,又拍了第二次。”


“你年轻,人家一个老头。老年人毛病多,你赶快把这件事处理好。”


“一开始我想私了的,那会正是单子最好的时候,我连着跑了三个两三公里四五十的。"


——正是抢单赚钱的好时候。


——但老头不同意。


不能私了,让子木有点心疼自己的跑单时间。他和他的骑手兄弟们平时在路上,车子飙得飞快。骑手这行,时间就是金钱,更何况,还有系统倒计时在追着。


11月15日的微博热搜上,北京通州,一位骑车给儿子送饺子的妈妈,在路上被一辆超速行驶的外卖车撞倒。


2022年11月15日微博热搜


一个不该在中间停车,一个不该超速行驶。但事故不可挽回地发生了。


一位在北京东北四环上班的新闻从业者,整整开了一上午的会。会议结束后,打开手机看到了微博热搜。


——“心情沉到谷底。”


系列文章:


《顾客忽然鞠了个躬,把我整懵了》

《大多数人不曾知道外卖骑手飙飞车的真正原因》

《在杭州,骑手这行忽然不卷了》

《一个美团骑手决定不干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陌生人肖像计划(ID:inlens),作者:几何小姐姐

,

飞机群组www.tg888.vip)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飞机群组内容包括telegram群组索引、Telegram群组导航、新加坡telegram群组、telegram中文群组、telegram群组(其他)、Telegram 美国 群组、telegram群组爬虫、电报群 科学上网、小飞机 怎么 加 群、tg群等内容,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电报频道/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

上一篇:皇冠登三出租(www.hg108.vip):Open letter to the Selangor government

下一篇:cách kiếm tiền nhanh nhất(www.vng.app):受宠爱的女人

网友评论